Equilibrium

更年期的烦躁症患者
周叶|周喻|叶蓝|乔王|乐喻|乐王 等
欢迎找我玩鸭

【周叶】你说何必呢 02

  周泽楷在叶修离开了之后还在发愣,保持着这个动作僵了起码有十分钟。

  十分钟前,周泽楷对着叶修吐出来了两句话,叶修弯腰系鞋带的动作顿了一下,但也只是一小下。他的表情却很是不以为然,原本就僵着的笑容更深了一点。周泽楷不明所以,还是攥着床单没动。

  叶修说,小周,何必呢。

  这句话的尾音都还没完整的传进周泽楷耳朵里叶修就往外走了,可能是在屋子里抽烟怕熏到周泽楷,特地在出门之后才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根烟点燃叼在嘴里的。叶修的腰有点酸,靠着墙把整根烟抽完之后才坐的电梯离开,可是烟雾并没有像叶修所想的那样跟他一起走,反而透过房间半开的门飘进屋里,飘到周泽楷的面前。周泽楷在屋子里什么都没干,当然不可能听到叶修在离开时一声带着笑意的“小兔崽子”。
 
 
 
  等到周泽楷把房间收拾得像什么都没发生过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阳光透过酒店的薄窗帘照进来还有一点刺眼。周泽楷摸了摸鼻尖,正打算用纸巾把套子裹起来扔进垃圾桶里,毕竟江波涛杜明他们已经在门口按了五分钟的门铃了。周泽楷这么想着,等收拾好了才慢悠悠走到门口开门。天气不热但是很闷,孙翔一边骂着一边往屋里走,后面几个拖着乱七八糟行李的人都已经热的满头大汗,进了屋子之后该洗脸的洗脸该吹空调的吹空调,一个都没闲着。

  这时候江波涛刚拽了一堆卫生纸擦完汗,拽着周泽楷的衣服进了卫生间,江波涛皱着眉头,好像有什么很重要的事要说。周泽楷撑着洗手池的台子,上面还有杜明刚才洗脸不小心洒出来的水,杜明已经被江波涛扔出去了。水弄了周泽楷一手,挺凉快。最后是周泽楷先开的口,是一个拖着长音的“呃”字,江波涛知道是问他要干什么。

  江波涛努力绷着一张马上要变成苦瓜的脸问周泽楷,队长,你对叶修前辈做什么了。

  周泽楷脑内“轰”的一下炸开了,他用沾着水的手抹了抹额头,确实清醒了不少。他现在有点茫然,皱着眉头低头玩着衣角,江波涛故意轻轻咳嗽了一下,示意让他回答问题。周泽楷心里想,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把人家给上了,还特别愚蠢老套死乞白赖的要给人家塞一个不知道能不能兑现的承诺,结果人家看不上,当个屁给放了。

  到底周泽楷也不敢这么说,怕江波涛一生气把兴欣的人叫过来一块儿给他暴揍一顿。周泽楷含蓄的盯着垃圾桶里几个没被卫生纸盖上的杜×斯包装,江波涛顺着他的视线一看,什么都明白了,眼睛睁的老大,顺口一句“我靠”就出来了,声音大的蹲在门口吃小蛋糕的孙翔都吓了一跳,差点把蛋糕扔出去。江波涛赶紧压低声音,乱七八糟问了一堆。尺度太大的没敢问,就问了叶修什么反应生没生气,周泽楷道没道歉云云。周泽楷带着点小得意一个问题都没回答,把江波涛急得差点挠墙。

  江波涛擦了擦脑门儿上的汗说,队长,别闹了啊,一会好好的去给叶修前辈道个歉,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周泽楷眼神里的得意更盛了,愣是盯了江波涛半天没眨眼,他又是摇了摇头,说出来的话差点让江波涛拉着孙翔跳窗。周泽楷的眸子亮的快要发光,吓得江波涛往后退了两步踩到了一摊水,差点摔到地上。

   周泽楷故意学了叶修满不在乎的语气,态度认真道,何必呢。

TBC.

理科生二十题4-10 王叶|韩叶|喻王喻|高王|周喻|双花

4.测不准原理 | 王叶
  [第七赛季时间线,王杰希并不知道叶秋的名字是叶修,暗恋设定]

   微草拿了冠军,王杰希很高兴。

   这么高兴的事情自然免不了战队内的庆祝,一群小孩儿拽着王杰希在俱乐部附近的KTV泡了一晚上,说是庆祝,其实就是小孩子们憋太久了想出来玩,王杰希也没拆穿他们,只是听着包间里乱七八糟的起哄声,仅仅是隔着一道门,便把王杰希和里面洋溢的青春活力与热情隔绝了起来,留给他的只有炫目的灯光和模糊的背景音乐,他拎着一罐啤酒,在外面一口一口的喝着。

   他蹲在KTV包间的门外,口感不错的啤酒还是凉的,王杰希心情也很不错,按这样发展下去微草明年一定还是可以夺冠的。王杰希单手拿着手机解锁了屏幕,只看到叶秋给他发的一条消息。

   「打得不错,继续加油。」

   王杰希真的很高兴,他轻轻的抿着嘴角,要是刘小别他们看见了一定会惊讶的像黄少天一样——他平常不怎么笑的。王杰希本来打了几行字,是想趁着酒劲跟叶秋表白的,可是最后还是理智更胜一筹,他又无声色的把那掏心掏肺的几行字删了,至少在二十三岁的微草队长王杰希看来是掏心掏肺的,理智的王队长让短短几行字没一句废话,大概就是我喜欢你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不用困扰云云。王杰希删完了之后叹了口气,估计真得等到能和那个人并肩的时候才有资格跟他表白吧。

   王杰希喝完啤酒以后准备进屋再拿一罐,被队员和青训生推推搡搡来到了点唱机前面,王杰希拿着高英杰塞过来的话筒不知所措,突发奇想的点了首歌。队员们估计根本没想到王杰希真的会唱歌,惊讶的同时没忘了拿着手机录音,王杰希自己也偷偷的打开录音软件,他点的是五月天的《透露》。

   “不再退缩,不再保留,我的透露,这是全天下最完美的阵容,我和你,你和我。”

   23岁的王杰希用这首歌唱出来了心声,录完了之后本来酒气上头准备直接给叶秋发过去,幸亏邓复生像幼儿园老师一样拉着小朋友和喝醉了有点飘飘然的王队长结了账回了俱乐部,要不然....王杰希不敢想。

   第八赛季的时候微草没有夺冠,对于王杰希来说很可惜,本来是一个很好的、可以把握住的机会,却在微草的队员们的面前晃悠了一眼就扑棱着翅膀飞走了。队员们和青训生都挺沮丧,刘小别更是在恢复训练的时候飙手速敲坏了好几个键盘。

   王杰希叹了口气,去年在KTV录的那首歌现在还静静地躺在他的移动硬盘里,那个硬盘里还有很多叶秋比赛时的视频,还有私下里王杰希偷偷拍的几张照片,有叶秋发呆的,也有叶秋笑着的。

   到了冬季转会期的时候王杰希正在自己家的小院子里看雪,这几年B市的雪很少,薄薄的一层,下完雪的天是灰蒙蒙的,王杰希哈了一口白气,很快就消失在了空气中。

   就在这一天早上王杰希起床划掉闹钟的时候,随之而来的是经理发的一条短信——叶秋退役了。王杰希可能现在会很难过,但是看到那条消息的时候并没有多大抵触。

   只是好想再跟他打一场比赛。

   这一天之后王杰希疯狂的看所有有叶秋的比赛,不管是嘉世进的总决赛还是和别的野鸡战队PK,王杰希熬了两个通宵,看完了之后两个大小眼更不对称了,王杰希觉得自己好像快疯了。

   中草堂的会长跟他报告第十区有个打发犀利变态的人的时候王杰希就觉得不对劲了,高手玩家一般不会闲的蛋疼去网游里虐菜,大部分会被职业俱乐部的公会吸收过去或者像拾荒者毁人不倦一样独来独往。QQ群里蓝雨的队长喻文州和黄少天聊的正火热,他们猜测这个疯狂刷副本记录博关注的人正是退役在家没事干的叶秋。

   是叶秋吗?

   王杰希的心里“咯噔”一声动了一下,这几个月里无论王杰希怎么想办法都找不到叶秋的一点踪迹,他像那天王杰希在雪地里吐出的那口气,无影无踪,任谁找也找不到。

   叶秋,是你吗。

5.失重/超重 | 韩叶  太空AU

   *知识都不是专业的!所以欢迎私聊我给我挑毛病!这一块都是根据自己想象写的所以真的不是专业理论如果看着不舒服麻烦直接跳过!

   这是叶修和韩文清被困在风暴中心的不知道第几个年头。

   他俩是在很久之前被排到这附近最近的一个恒星建科考站的,站点建完了正准备在附近巡逻一圈看看有没有外星生命迹象,就被突如其来的风暴吸住了,疯狂的撕扯和倒腾后,叶修几乎以为自己就要死了,但是事实并没有这么惨,他还活着。

   那时候飞船内的灯泡全都瘪了,叶修在半死半活之间听到了跟他一起来的韩文清咳嗽了一声,然后自己就被拎着领子扔到了不知道怎么安放的椅子上。叶修睁开眼,因为没有灯光四周都是黑漆漆的,只能看见从透明的飞船的窗子里透进来的光,虽然处于风暴的中心,但是并不影响光的运动。恒星的光线毫无阻挡的进入到飞船中,进入叶修面前韩文清的眼中,韩文清低头,叶修下意识躲了一下,韩文清好像有点不高兴了,和叶修交换了一个带着血腥味儿的,带着侵略意义的吻。

   叶修知道他这辈子肯定是没机会出去了,不过幸好飞船里就他和韩文清两个人,也不怕有电灯泡。韩文清是在那次他和叶修接完吻后表白的。之后他们两个该做的事都做了,和上级汇报完了之后叶修吐着烟圈,他说,老韩,你肯定没试过在失重状态做爱。

   “咱们可能要在这里困一辈子了。”
   “你看我像是害怕的人吗?”

6.作用力与反作用力 | 喻王喻

   王杰希和喻文州是同一天退役的。

   电竞之家的记者分成两批,一批堵在微草俱乐部门口蹲王杰希,另一批干脆直接要挤进蓝雨俱乐部把喻文州揪出来。也不能怪他们冲动,这消息实在太劲爆了,两个职业大神还都是队长双双退役,记者们抓耳挠腮也想不出来这天究竟是什么日子。

   喻文州躲在了队员宿舍里偷偷给王杰希打电话,电话那边也是一阵喧闹,喻文州轻轻笑了两声。他和王杰希在一起了,现在没有公开,但是不久的以后所有人都会知道;他和王杰希买的房子选在了S市,同居结婚后就把各自的房子都卖掉只留下给家长住的,这是一个中和的位置;他和王杰希养的宠物也准备好了,一只猫,一只狗。

   电话那头的王杰希也扑哧一声的笑了,他很久没做这种孩子气的举动了,俩人都没说话,旁边帮着王杰希躲记者的高英杰以为自家队长傻了,忙戳了好几下后王杰希才板起脸。过了一会儿高英杰出门应付被推出去的记者了,王杰希听见喻文州在电话里轻轻的说了一声。

    “好敌人。”

    王杰希笑的开心,紧跟着接了一句。

    “也是最好的恋人。”

7.电磁感应 | 高王

   好脾气的高英杰同学今天又被王杰希骂了一顿,原因是昨天晚上做的时候没戴套。

    趁着中午休息没人的时候——其实是邓复升很有眼力见儿的拽着小朋友们肉疼的下馆子去了,留下高英杰一个人对着王杰希那对大小眼不敢出声。

    “怎么不跟他们去吃饭?”这是王杰希的声音。

    高英杰心里想我要是跟他们出去了你今天晚上不得不让我进家门,他说:“没...不饿。”

    王杰希闷哼一声,高英杰站在他后面看着阳光留给他的剪影。

8.场 | 周喻

    “小周?”

    喻文州用手在周泽楷眼前晃了晃,周泽楷这才回过神来,在喻文州开的竞技场里点好了准备。

    周泽楷和喻文州在一块儿已经四年多了,一开始周泽楷追他的时候喻文州还一万个不愿意,中间不知道经历了什么,本来周泽楷以为喻文州对他的耐心已经消耗殆尽了,可是转头喻文州就答应了,周泽楷差点被这种幸福感砸的晕乎乎。

    一枪穿云进了竞技场,对面穿着黑袍子的术士挥舞着魔杖,周泽楷突然转头盯着旁边喻文州的侧颜,喻文州盯着显示器,对着显示器上的一枪穿云笑了一下,看准时机开了一个六星光牢。

9.波粒二象性 |

暂空,还没有好梗可以写...
  
10.干涉 | 双花

    几年前张佳乐听到孙哲平手受伤的消息的时候是崩溃的,两眼一抹黑,差点当场晕过去。

    在这前几个月张佳乐看孙哲平有点不正常,以为是换季的时候衣服穿少了感冒不在状态,还拿这事儿嘲笑了他半天,要是他当时多注意一下孙哲平的脸色,就会发现不一样。

    那时候的张佳乐撑着桌子,再过几个小时后孙哲平就会宣布退役,到时候百花就剩下他一个能抗的啦,冠军...应该可以的吧?

    现在的张佳乐在宿舍里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他心里一直想的都是,对不起啊大孙,对不起啊,百花还是没能拿冠军。

    张佳乐拉着行李箱,手里点了根压根没抽的香烟,烟是从小卖部买的,有点劣质,透过厚重的烟雾,张佳乐恍惚之中好像看到了孙哲平的脸。

理科生二十题1-3 乔王 双叶 蓝叶

1丁达尔效应 | 乔王

  王杰希喝多了酒,想去阳台上看落日,屋里的人还一箱一箱的开着啤酒,酒精的味道虽说不浓但是充溢着整个房间。酒气上了头,王杰希觉得有点晕乎乎的。

  这几天B市天气挺好,王杰希顺着好天气就把退役的事宣布了,后果就是他家里现在挤了一大帮人,五湖四海哪儿的都有。虽然说很感动,但是自己家已经被啤酒浇灌的遍地狼藉了。阳台上还蹲着一个人,是乔一帆。

  这时候乔一帆已经是兴欣的队长了,叶修和苏沐橙也在早些的时候宣布了退役,王杰希还笑他们老一辈的都赶一块儿了。要说乔一帆当了兴欣的队长却还是以前那副模样,年轻阳光的让人嫉妒,黑色短发还是规规矩矩的长度。但是他手机夹了根烟,不紧不慢的一口一口吸着,姿势一点也不粗鲁。

  王杰希看着他蹲着吸烟,因为天气有点热没穿外套,蹲着的动作带起了衣角露出了点后腰。乔一帆似乎是把烟抽完了,把烟蒂往地上一按又重重的撵了几下后站起来把手搭在栏杆上。王杰希放轻脚步走了过去,还是被乔一帆发现了,他进来时反手把阳台的玻璃门关上了。

  “王队,我....”

  青年的眼睛映着落日的余晖,很亮,他好像要开口说什么,王杰希把左手食指竖在嘴前,轻轻的嘘了一声,指了指远方的晚霞。厚重的白云敌不过锋利的光芒,被光刃刺得分成了无数云层,然后光又从他们的缝隙中破蛹而出,一直向前,落到王杰希和乔一帆的眼中。

  魔术师用空闲的手握住了有着重担的兴欣新队长放在栏杆上的手,他的手白皙又冰凉,可是他下面的那只手却是温暖的,一切动作在落日的照耀下都显得很自然,包括小队长已经红了的脸。

  魔术师心里想,如果当年没有只侧重高英杰这一颗星星,这个青年当初的潜能会不会被他发现呢?

  这一切都无从所知,重要的是他现在已经是一颗很耀眼的恒星了。

  王杰希轻轻的拉着他的手准备带他回去,乔一帆却又拽住了他的手臂,低头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后,乔一帆学着他刚才的动作指了指晚霞,光透过云层变成了千万束,兜兜转转又回到了他们这里。乔一帆从他身后把他抱住,王杰希忍不住的笑了一下。

   “我知道,是丁达尔效应。”

2布朗运动 | 双叶

  好像每次见面都会不欢而散。

  叶秋现在有点头大,逢年过节去找叶修的时候都是以失败告终,今年他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来到兴欣网吧的时候,他透过玻璃门能看到叶修还在打游戏,网吧的泼辣美女老板娘给他开了门,放下东西之后叶修一句熟稔的“又来啦”让叶秋差点摔一个踉跄。

  要不是你不肯跟我回去,我能次次都来么。叶秋含着点悬念,心里这么想着。

  按理说去年叶修就应该跟他的宝贝弟弟回去了,俩人是去年在一起的,出柜的时候那叫一个腥风血雨,QQ群里都刷出了打比赛的速度。叶修很头痛,只是让唐柔用他的号在群里喊了一句“不就是和自己弟弟谈个恋爱吗”就赶紧下线遁了。

  去年的时候叶修没敢回家,第一是因为包子他们刚出道还要和大家磨合磨合。第二,是怕二老把他这个不孝子打死,又是十几岁不好好读书出来打游戏又是跟自己亲弟弟搞在一起,自己回去之后不死才怪。

  叶秋的公司最近也很忙,虽然说赚了不少钱股票也很稳定,却把叶秋瘦了一大圈,顶着俩黑眼圈敲门的时候让陈果怀疑了一下外面这个敲门的才应该是叶修。

  这时候陈果上楼给叶秋收拾叶修屋子去了,他们俩在一起的事陈果也知道。叶秋借着这个空当拉出来了叶修旁边的一把椅子坐下,他盯着叶修,叶修盯着显示器。

  “今年还不回去?”

  叶秋有点急了,伸手就拽着叶修没按着键盘的左手无名指摩挲着,这只好看的手的无名指上有一枚价格不菲但是造型素净的男戒,是去年他俩在一起时叶秋表白的时候给叶修带的,他自己手上也有一枚。叶修没太在意,挥挥手就要把他打发了。

  “不了,忙。”

  叶修看着屏幕上的荣耀二字叹了口气,低头吻了吻叶秋的手背。他们兄弟二人的默契早已到了不言而喻的境界,这一吻,叶秋就全懂了。

  于是叶秋伸手理了理叶修的刘海,又轻轻的在他哥哥的嘴唇上贴了一下。炽热的呼吸凑过来的时候叶修还有点心跳加速。

  叶秋记得哥哥以前还是混账哥哥的时候在新年对他的队员说过一句话,被刚起床下楼的叶秋听见了,所以一直默默记在了心底。

  叶秋慢慢拉开了点距离,面前这张和他几乎一模一样的脸满是动容,即使是一年才见一次,他也从没有在这张脸上见过这种表情。

  “那就...再战十年。”

3多普勒效应 | 蓝叶

  “你离开的时候世界总是会变得黑暗且郁郁寡欢,只有你来了,希望的火种才会点燃。”

  许博远挠着头,刚从门口超市买的签字笔和稿纸摆在他的电脑前面。他的角色绝色停在挂机的君莫笑前面,头衔又被他从默认的头衔改成了“头号保姆”。

  他还一直待在蓝溪阁,虽然和叶修大神在一起了但是还坚持着自己的蓝雨梦,这倒是弄得叶修哭笑不得。俩人因为距离有点远一直是谈的小年轻才喜欢的网恋,叶修觉得有点对不住他,所以百忙之中抽出来了一个星期到G市找他——通俗点来说就是千里送了。

  这一整周G市都在下雨,他们俩一直都窝在了许博远家里,除了荣耀就是做爱,许博远辛辛苦苦做的G市旅游攻略没用上,门口超市的安全套倒是用了一打。许博远很郁闷,但是又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好。

  他还记得叶修离开的那一天的背影,许博远撑着伞目送他进了火车站,叶修是穿着许博远的风衣回去的,远看像一片冷漠的落叶,根本不会回头似的,叶修也这么做了,他只是在离开的时候给了许博远一个绵长的吻,然后潇洒的离开,像抢完了怪的君莫笑。

  “G市最近还是在下雨,我知道H市很好,你也很好。”

【周叶】你说何必呢 01

   周泽楷一睁眼就看到了白到不能再白的天花板,他的直觉告诉他肯定有哪里不对劲儿,结果一摸旁边有个睡得正熟的大活人,差点没把他吓一跳。

   他没敢惊动旁边还在睡梦中的人,只是悄默声的撑着身子靠在了墙上。他现在只光着膀子穿着一件背心,酒店的空调开的挺低,吹的他肩膀有点僵。周泽楷就死盯着正对着床的电视机,他只能靠这样来转移注意力,他并不是不敢看,而是人家还在睡觉,要是有起床气就不好办了。直到旁边的人动了动周泽楷才想起来去看看是谁。

   本来他起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个后脑勺儿,短头发干净利落,是个男的。周泽楷本来以为是昨天晚上庆祝的太晚又喝的太多迷迷糊糊进了别人的房间,看他睡得正香也不敢有动作去看他正脸。虽然看不到下半身,但是周泽楷看到这人并没有像他一样还穿了个背心,这人脱的精光,甚至周泽楷撑着身子起来的时候还能看到他的后背,很白。

   这个人翻身的时候周泽楷特意没有把脸凑过去,一是因为怕人家刚睁开眼睛就看到有人盯着他,多吓人的。二是怕这人发现俩男人几乎是光着膀子睡在了一张床甚至是一床被子里,怎么说也有点尴尬,周泽楷想到这里不禁摸了摸鼻尖。当他听见旁边的人低低呻吟了几下后,那个人又把身子转过来了,动作很慢,好像是哪里受了伤。

   周泽楷一看到那个人的脸就呆住了,原本瞪得够大的眼睛又瞪得更大了,正巧的是那个人也打了个哈欠把眼睛睁开了,像是刚睡醒的样子,眼神带着点迷茫。就是这么一个眼神对上了周泽楷,周泽楷的内心仿佛被一枪穿云的荒火碎霜连击了几百下。在他震惊的同时,那个人的表情就像普普通通赢了一场竞技场那么平静,他反而像周泽楷一样撑着身子也靠在了墙上。

   是叶修。

   周泽楷并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可能是全明星结束之后大家聚了一下导致这么尴尬的早上。全明星周末之后轮回整个战队都被主场的战队请去吃饭了,印象中周泽楷的酒基本都被江波涛挡了,但是遇到队长和队长之间谈话的就不能拿副队当挡箭牌了。实话是这样,周泽楷从小到大一直是个乖孩子,到现在他小学得的三好学生奖状到中学高中得的优秀团员奖章都被周泽楷的父母好好存在家里,压根就没碰过酒,一喝就醉。最后的结果就是虽然喝醉了但是比周泽楷好那么一点儿的杜明和江波涛一人架着周泽楷的一个肩膀把他胡乱塞进了一个房间,后面跟着的是吕泊远,他身上还挂着一个唱歌发酒疯的孙翔。江波涛本来就已经意识模糊了,能把周泽楷塞进一个房间而不是“抛尸野外”已经很不错了,反正这层楼住的都是参加全明星的男选手,也没什么尴尬的。

   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阴差阳错让周泽楷和叶修上了床。

   他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到叶修床上的,或者说并不知道自己怎么把叶修给上了。而且刚刚叶修撑着身子起来的时候带起了一小片被子,他看到床上竟然有两三个带着什么不明液体的安全套,旁边的地上还有昨天晚上他们从身上拔下来乱扔的衣服和沾着润滑液的安全套包装袋。联想到刚才叶修转过身来时发出的微乎其微的呻吟声,周泽楷的脸几乎是“唰”的一下就红透了。

   这时候周泽楷看到叶修把眼睛睁开了,他冲着周泽楷眨了下眼后轻轻的皱了一下眉,他说,小周啊,都是成年人了,酒后乱性这事儿吧....。话说了一半他顿了一下,周泽楷不敢看他的眼睛,只能听见他轻轻笑了一下。酒后乱性这事儿吧,就别在意了。

   周泽楷万万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按理 说叶修这种性格的人怎么着也得嘲笑他半天然后坑他一下的。周泽楷手攥着被子,手心里全是汗,他还保持着低头的姿势,像个做了错事的小学生。或者说,他想让叶修嘲笑他,想让他坑自己。

   叶修说完了话就要离开,撑着身子哎呦了两声还是起不来,周泽楷听见了他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肯定很不舒服吧,周泽楷这么想。他小心翼翼的凑过去扶了叶修一把,近的能听见他的呼吸声,这时候他看见叶修因为不怎么接触阳光的皮肤上全是印记,咬的掐的吻的密密麻麻,周泽楷又是一脸红,赶紧偏头盯着叶修的侧脸看,这时候叶修正好蹭到床边,他又笑了笑,说,你看吧小周,你都害羞了,所以说喝酒对人有害嘛。

   周泽楷沉默了片刻,叶修也并没有想要说话的意思,两个人都是一言不发,最后只是叶修轻轻的咳嗽了一下,但也并没有下文。沉默的结果就是愈发的尴尬,尴尬到周泽楷恨不得把江波涛从隔壁揪过来讨个说法。

   有害吗?周泽楷从叶修嘴里听到的是不能质疑不留余地的肯定句,他愣着神盯着叶修的背影,叶修扶着墙慢慢蹲下捡起来被扔到地上的衣服,慢条斯理的靠着沙发椅穿起来,两条长腿因为长时间不锻炼不接触阳光显得很白净纤细。周泽楷快疯了,他是怎么想的呢?周泽楷看不透叶修的真实想法,只觉得叶修刚才说的那句话是警告他,毕竟出了这种事儿谁也不高兴,除了周泽楷。
 
 
   于是向来沉默寡言的枪王延续了一贯的良好作风——甚至连个“嗯”字都没说出口。他正思量着该说什么的时候叶修就把衣服穿完了,对于一个昨天晚上做了很多激烈运动的人来说这速度已经是很快了,周泽楷转头看他的时候他正在弯腰系鞋带。叶修很瘦,不知道是因为累的还是因为骨架小,周泽楷依稀记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一点事,叶修抱起来手感很好。周泽楷这么想着还一边盯着叶修穿鞋,他意识到,有些话如果现在不说,以后可能就更没有机会说了,于是周泽楷学了一次黄少天,勉强当了一次机会主义者。

   这时候叶修刚系完鞋带,抬起头就看见周泽楷还保持着靠在墙上的姿势盯着他。叶修本来想从口袋里拿出根烟抽,但是他没有动,因为他正好对上周泽楷的眼神,深的像一潭水。紧接着他看见那张好看的嘴动了动,周泽楷破天荒的说了两句话。

   周泽楷说,没害。
   周泽楷又说,在意。

TBC.